今天是: 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下载中心
您当前位置:铜仁市委组织部 >> 组工园地 >> 自身建设 >> 浏览文章
关于掌握分析方法
更新时间:2014年04月11日   作者:bgs   关注人数:次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石勒通过其谋士张宾对王浚、刘琨和鲜卑、乌桓情况的分析而下决心攻取了幽州,说明“分析方法是极重要的”

  毛泽东在读《通鉴纪事本末?石勒寇河朔》叙述张宾出谋划策帮助石勒攻取幽州一事时,批道:“分析方法是极重要的。”

  张宾(?—公元322),十六国时后赵的大臣,赵郡中丘(今河北内丘)人。石勒建立后赵前,张宾即为其谋士。公元315年,石勒想攻取西晋将军王浚镇守的幽州,但迟迟难下决心。张宾说:“你下不了出兵的决心,是不是怕刘琨、鲜卑和乌桓在后面袭击你呢?”石勒回答说:“是啊,我该怎么办呢?”张宾分析说:“他们的智谋与勇敢,都比不上将军。他们不会料到你会千里远征攻取幽州。你率轻军奇袭,来回也不过20天。等到刘琨他们想出兵攻打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回来了。再者,王浚和刘琨虽然都是晋臣,但相互间却是仇敌。我们可假装和刘琨修好,他肯定也希望王浚快点灭亡。所以他终究不会为了救王浚而来进攻我们。”石勒采纳了他的建议。后来事态的发展同张宾的分析完全一样。


  2.赵充国在给汉宣帝关于建议实行屯田的奏折中由于分析深透,取得了对公卿们的“说服力强之效”

  毛泽东在读《汉书》卷69《赵充国传》中关于汉宣帝采纳赵充国实行屯田的建议时批道:“说服力强之效。”

  赵充国(公元前137—前52),西汉时的将领,陇西上邽(今甘肃天水)人。熟悉匈奴和羌族的情况。汉宣帝时赵充国率军与羌族作战,并在西北屯田,对当地农业生产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赵充国上奏汉宣帝,提出驻边疆军队实行屯田的建议,并具体分析了屯田的12条好处,不屯田的12条坏处。汉宣帝把他的建议交给公卿们讨论。开始时,赞成的人十之有三,然后是十之有五,最后十分之八的人都赞成了。先前反对的人,也大都心服口服。毛泽东的批语认为,这是由于赵充国的奏折对屯田的好处、不屯田的弊端分析深透,因而产生了很强的说服力。


  3.李克用经过冷静分析敌情而解朱全忠合围晋阳城之危,说明危急之中往往包含着转守为攻的机遇而“不可不察”

  毛泽东在读《旧五代史》卷26《唐书?武皇本纪》中关于李克用解朱全忠合围晋阳城之危的情节时批道:“沙陀(少数民族的沙陀部,代指唐朝晋王李克用——编者注)最危急之秋,亦即转守为攻之会,世态每每如此,不可不察也。”

  李克用(公元856—908),唐末沙陀部人。黄巢起义时,他率沙陀兵攻破黄巢占据的长安,被任命为河东节度使,后封晋王。其子李存勖建立后唐,他被尊为太祖武皇帝。公元901年,梁王朱全忠率六路大军,分进合击晋阳。面对强大攻势,李克用的一些部下不战自降,朱全忠大军顺利合围晋阳城下。李克用在危急形势下,冷静分析敌情,派精兵每夜出城袭营掩杀,造成敌兵的极大恐慌。朱全忠终因粮草供应不济,士兵多患疾病,不得不下令全部撤军。李克用又派兵追杀,大获全胜。毛泽东认为,危急之中往往包含着“转守为攻”的机遇,关键是要善于观察和分析形势,作出正确的判断与选择。


  4.老子说的“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是告诫人们分析问题“不但要看到事物的正面,也要看到它的反面”

  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11次(扩大)会议上作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中说:“我们必须学会全面地看问题,不但要看到事物的正面,也要看到它的反面。在一定的条件下,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的东西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老子在二千多年以前就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日本打到中国,日本人叫胜利。中国大片土地被侵占,中国人叫失败。但是在中国的失败里面包含着胜利,在日本的胜利里面包含着失败。历史难道不是这样证明了吗?”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一语出自《老子》第58章。此句上下的原文意思是:政治手段宽松,民风就淳朴;政治手段过严,民风就乖戾浮滑。灾祸往往预示着福祥,而福祥却可能潜伏着危机。谁能知道其间的底蕴呢?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常态的东西可以变成异态的。毛泽东在上述讲话中,以老子祸福相依相伏的辩证方法来分析当年抗日战争的前途,强调了事物的主要矛盾方面和次要矛盾方面在一定条件下实现转化的可能性和必然性。

  1936年12月,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总结土地革命战争的经验教训时,还引用《老子》第36章中“将欲夺之,必固与之”这句话,强调要改变敌我强弱力量的对比,使之发生于我有利的变化;要实行必要的战略退却,暂时放弃一些土地和城池,以获得战略上的主动。


  5.《宋定伯捉鬼》中对“新鬼大,旧鬼小”的描述,说明对具体事物“要具体分析”

  1961年1月4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同文学家何其芳谈话时说:除了战略上藐视,还要讲战术上重视。对具体的鬼,对一个一个的鬼,要具体分析,要讲究战术,要重视。不然,就打不败它。你们编的书(指《不怕鬼的故事》——编者注)上,就有这样的例子。《宋定伯捉鬼》,鬼背他过河,发现他身体重。他就欺骗它,说他是新鬼。“新鬼大,旧鬼小”,所以他重嘛。他后来又从鬼那里知道鬼怕什么东西,就用那个东西治它,就把鬼治住了。

  “宋定伯捉鬼”的故事,见于东晋干宝(?—公元336)的《搜神记》,何其芳编辑《不怕鬼的故事》一书时将其收入。故事说,南阳宋定伯夜行路遇一鬼,与之同行。鬼建议轮流背着对方走路。路上,鬼发现他身体重,他就欺骗鬼说自己是新鬼,新鬼重,旧鬼轻,以此打消了鬼的怀疑。他后来又从鬼那里知道鬼最怕人的唾液,就在到达宛县时把鬼揪住,并在已变成一只羊的鬼身上吐了唾沫,把它卖掉了。毛泽东用“宋定伯捉鬼”这个故事,说明要战胜对手、克服困难,就必须知己知彼,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解对象的特殊性,有针对性地去解决矛盾,从而度过难关。
相关信息
主办单位:中共铜仁市委组织部 版权所有(C)WWW.TRZZB.GOV.CN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推荐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
地址:铜仁市花果山市委办公大楼四楼 联系电话:0856-5225500
黔ICP备12004737号 技术支持:易舟软